• 中国书画家网
      当前位置: >> 艺术新闻 >>

        顿星云中将的情感世界

        分享到:
        2010-10-09 00:17:54

          顿星云中将的情感世界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在1955年授衔的开国帅将中,顿星云(1912-1988)无疑是一位纵横驰骋、能征善战的虎将。他1912年2月出生于湖北石首,1930年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军连长、营长、团长,八路军副团长、团长,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晋绥军分区第八分区副司令员、西北野战军第2纵队独立4旅旅长、第一野战军第2军副军长,建国后先后任第5军政治委员兼新疆伊犁军区政治委员、海军航空兵司令员、装甲兵副司令员。在当年授衔仪式上,毛泽东特地让顿星云出列,大加赞许一番后,授予了他海军中将军衔。从渔家少年到铁血战将,从戍边守疆到出任海军航空兵首任司令员,顿星云戎马倥偬,九死一生,留下了无数传奇故事,仅身体里的11块弹片就足以昭示他曾经的英勇,而同样令人唏嘘感动的,还有将军那动人的情感世界。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战地遇佳人

           

          1940年2月开始,八路军120师715团团长顿星云,率部在条件艰苦的晋西北一带打击日寇。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就伏击、阻击敌军50余次,打得日军闻风丧胆,为八路军粉碎日寇春季扫荡立下了汗马功劳,老百姓都亲切地称这支队伍叫“顿团”。

           

          “顿团”声名远扬,顿星云却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他敏锐地盯上了一个绰号叫齐二虎的人。原来,齐二虎是一支地方老百姓武装的首领,他的这支队伍既不搭理国民党。也不理睬共产党,只打鬼子汉奸,从不祸害百姓,在当地威望很高。顿星云盯上齐二虎当然不是害怕他来打自己,而是想把他联合到抗日统一战线里来,进而视情再让他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可怎么才能与这个独来独往、自行其是齐二虎接上头,顿星云心里没底,便同地方干部商量了起来。众人一时间也没什么好主意,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突然就听到有人在呵呵发笑,寻声一看,原来是东会乡妇救会会长王莲芝。

           

          虽然顿星云不太熟悉王莲芝,可曾经听地方干部们说起过王莲芝,他们人人都竖大拇指。这个土生土长的本地姑娘不仅年纪轻、长相好,而且为人谦虚勤奋,工作能力很强,人缘也很好。她可不是一个不懂规矩的人,怎么会在大伙一筹莫展的时候开怀大笑呢?众人正奇怪着,就听得姑娘用铜铃般声音说道:“你们不用愁,与齐二虎搭上线太容易了,他们家是我们家表亲,从小就认识!”顿星云听了,眼睛一亮:“真是呵!那想法给齐二虎捎个话,说我想去拜访他。”说完,他就用一种期待的眼光看着王莲芝,但一想到见齐二虎说不定会有什么危险,虽说王莲芝齐二虎是亲戚,但让一个姑娘家冒这个风险总说不过去,顿星云又觉得自己有点唐突了。

           

          王莲芝似乎也看出了顿星云的心思,大方地说道:“放心吧,顿团长,保证完成任务,我跑一趟,叫齐二虎来见你。”“你真得敢去吗?你可是共产党员呀!齐二虎是出了名的谁都不靠的啊!”没想到姑娘这么爽快,顿星云生怕她是年轻莽撞,心中的顾虑一连串地往外冒。“哈哈,顿团长,平时见你打鬼子也没这样小家子气,不就是见个人嘛,就算齐二虎真是老虎我也敢去。”姑娘的笑声感染了顿星去,他也跟着笑了起来:“你们是亲戚,你去当然好啦。但是,一定要尊重他,要对他很客气,不是叫他来,而是请他同意我去见他。”

           

          “行!我这就去。”王莲芝起身就要走,顿星云突然若有所思地叫住了她,说道:“最好让你母亲同你一起去,那样会好些。”王莲芝照着顿星云的话做了,果然说动齐二虎会一会这个让鬼子两腿发抖的八路军团长。顿星云听到姑娘带回的消息后,当即就要单身前往,王莲芝急忙拦住他:“顿团长,你怎么能一个人去呢,带些人马去,也让他瞧瞧我们八路军的气势,也好敲打敲打他,不要那么目中无人。”

           

          王莲芝着急起来,两腮绯红,很是可人,顿星云也不好解释什么,便耸了耸肩:“又不是去打架,带那么多人干啥。”说完,就一个人径直上路了。王莲芝见顿星云不听劝,也知道自己劝不住,就跟着跑上前说:“要不这样吧,顿团长,我来保护你‘单刀赴会’。”顿星云立时一愣,有心回绝,但念及姑娘的好心,自己一时半会又无言推辞,便说道:“那就劳烦啦!”

           

          路上,顿星云一心思考如何与齐二虎交涉,几乎没有开口讲话,王莲芝好像洞察一切似的,也一直保持着沉默。快到齐二虎的地盘时,王莲芝想进去通报,却被顿星云拦住了,他朝姑娘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便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齐二虎早就带着一大帮手下等在那里了,心想顿星云就算带人来也镇不住场子。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顿星云不带一兵一卒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齐二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上前和顿星云寒暄起来,还亲自拉着顿星云的手往自己的司令部走。正所谓不打不相识,齐二虎原来就是个性情中人,一上来就被顿星云单刀赴会的勇气折服,再加上顿星云对晋西北现实情况的精僻分析,他就像千里遇知音般地与顿星云交谈了起来,明确表示自己一定配合顿团打几个好仗。

           

          顿星云起身告辞,齐二虎依依不舍地把他送出去好远,顿星云干脆就请齐二虎到团里坐坐,齐二虎爽快地答应了。两人说笑着走到了“顿团”驻地村口,隐约发现一个女子在村口张望着什么。走近一看,竟是王莲芝!原来,姑娘怕顿星云有什么闪失,一直在村口等他。见顿星云不仅一根毫毛也没损伤,还同齐二虎有说有笑,不禁惊叹起顿团长的本事来,两眼直直地瞅着顿星云走近前来,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田……

           

          天不遂人愿

           

          自从有了上次交往后,王莲芝就像把家安在了“顿团”似的,三天两头就往团里跑,今天说是发动妇女做军鞋来量量战士的尺码,明天说是发动妇女支持丈夫抗日,弄得顿星云也很纳闷,妇救会主任是不是来得忒勤了点啊?人非草木,顿星云虽是老革命,但更是28岁的壮小伙,当他发现王莲芝每次来总会有意无意地找自己谈论大事小事,感受到姑娘总会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盯着自己的时候,他的心跳加速了。渐渐地,顿星云发现自己竟思念起王莲芝来,姑娘有时有事不来,他总觉得缺点什么。然而,顿星云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当然看得懂姑娘的眼神,也能体会得到她的缜密用心,按照“二八、五、七、团”的规定(即满28岁,入党满5年,参军满7年的团级干部才允许结婚),自己刚好够,可他不能接受,也不敢接受。自己成天在战场上拼命,活过今天不一定就能活过明天,怎么能让这样一位优秀的姑娘为自己提心吊胆呢。顿星云竭力用理智的大坝拦截着情感的洪水,生怕哪一天一发不可收拾,不过似乎冥冥中就没谁稀罕他的良苦用心,堤坝“倒塌”的日子很快就来了。

           

          进入夏季后,不甘失败的日寇纠集20000重兵,开始了新一轮扫荡。日军来势汹汹,扬言要把在兴县、临县、苛岚的共产党武装消灭殆尽。战事在即,顿星云按上级的作战指示进行了周密部署。这天晚上,部队即将行军,王莲芝突然出现在了顿星云面前,还没等顿星云开口。她就用一种不寻常的语气说道:“顿团长,你就要出发了。我有句话一定要告诉你!”“什么事这么急呀!等我打完仗再说,好像见不着似的。”顿星云心里已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但他又害怕出现预想的情况,便故意打起岔来。

           

          “不,现在就说!我告诉你,顿星云,我等你,等你回来,我要同你结婚!”

           

          顿星云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姑娘的话掷地有声也着实让他感动不已。多好的姑娘啊!突破几千年的习俗,向自己的意中人大胆吐露胸臆,这需要何等勇气啊!他长长地看了王莲芝一眼,动情地说道:“莲芝,等打完了这一仗,我就回来和你讨论这个问题好吗?”

           

          顿团长同意了!姑娘高兴地直点头:“好,我们讲定了,我等你回来!”

           

          顿星云踏上了行军的征程,像往常一样,他打起仗来总是冲在一线,未曾想7月4日中午,顿星云在阵地最前沿观察敌情,突然一颗罪恶的子弹穿透了他的左胸,顿星云当场失去了知觉,被人抬到了后方抢救。医生们日夜抢救,顿星云却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大家都快要绝望了,可顿星云仍一息尚存,他在同死神顽强地斗争着……

           

          顿星云这边生死未卜,关于他的消息却不胫而走:团长一直昏迷不醒!团长牺牲了!王莲芝闻悉噩耗,顿觉晴天霹雳,没想到心上人临行前说的话竟成了谶语!她后悔自己当时没有上前堵住他的嘴,那样或许能把恶运给堵住。王莲芝越想越伤心,人一下子就垮了,原本就对王莲芝颇有好感的团副参谋长见状,便主动地守着她身边安慰她。王莲芝每问一次,他就肯定地告诉她一次:顿团长已经死了!姑娘的泪哭干了,眼睛哭肿了,她已经不相信自己再会有什么幸福了。团副参谋长要求和王莲芝立即结婚,姑娘便无可无不可地听凭他人作主了……

           

          顿星云在枪炮的战场上没有输过,在生命的战场上同样也是赢者!在经历了三天三夜的昏迷后,他醒了!虽然气若游丝,但吐出的第一句话依然让每个在场的医护人员都听得清清楚楚:“我还活着,日本鬼子打不死老子!”

           

          消息传到715团,战友们奔走相告,王莲芝却再一次倒下了。这一次她不是后悔,而是痛恨!姑娘痛恨自己的软弱,痛恨自己的食言,深感自己已没有脸再见顿星云。既然今生已失去了最爱的人,那就只有等待来生了!姑娘走到大山深处,悄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认为只有如此才表白自己的坚贞……

           

          顿星云伤愈归队后,知道了事情的一切,他愤怒地拿起新缴获的猎枪,独自跑到山里漫无目的四处射击。接着,他又冲到成天躲着自己的副参谋长面前,大声吼道:“我们本应该很好地爱护一个淳朴的姑娘家,可我们都做了些什么?!”从此,顿星云便把全部心思和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谢绝所有人的好意,重重地关闭了情感的闸口。他要永远珍藏王莲芝的拳拳真心和款款深情,弥补自己对这位痴情女孩的愧疚之情……

           

          恋爱起风波

           

          顿星云是个说到做到的硬汉,等真地跨过而立之年了,他依然孤身一人。包括老首长贺龙、关向应,老旅长彭绍辉在内的许多人都劝过他,顿星云也深知大家的好意,但他仍执意不改变当初的决定。就在大家担心他真得要孑然一生的时候,爱情的大门又一次朝顿星云敞开了。

           

          1943年2月,国民党胡宗南部屡屡与我边区军民发生摩擦,进犯陕甘宁边区的野心昭然若揭。顿星云奉命结束了在延安近两年的学习生涯,回到了部队,担负起守卫边区的任务。这天,他正打算到基层部队转转看看,突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来一听,居然是老领导、时任抗大副校长的彭绍辉打来的。顿星云刚想问问老领导近来身体和工作情况,彭绍辉却毫无商量余地地告诉他:火速赶至绥德抗大总校,有要事相商。

           

          彭绍辉曾任358旅旅长,顿星云呆过的714团、715团都属该旅建制。老旅长发话了,顿星云顾不得细问,就策马赶到了绥德抗大校长办公室。谁曾想一见面,彭绍辉不仅没有了刚才电话里的严肃,反而笑着说道:“嚯,来得挺快呀,这么顺当,看来事能成!”彭绍辉的一番话弄得顿星云一头雾水,他急忙问道:“老领导,您就指示吧,有什么任务?”彭绍辉愈加兴奋了,笑得更开心了:“哈哈,任务很重要,你有信心完成吗?”“有!”顿星云立正答道。“好!那就见见一个人吧……”

           

          原来,彭绍辉一直在给顿星云物色对象,选来选去,终于发现一位名叫魏逸玲的女教员。她原是河南的一名中学生,1937年从国统区来到延安参加革命,因为表现突出来延安仅一年就入了党,在抗大是个有口皆碑的优秀教员。不过在生活中,人们对魏逸玲的评价就不那么一致了,有人认为她眼光高,有人说她自恃清高,一切都缘于她坚持不找对象,而这一坚持就是就5年。彭绍辉有一次无意间同魏逸玲谈起了人们对她不找对象的看法,魏逸玲也没隐瞒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告诉彭校长说自己一直独身,一则怕成家太早会拖累工作,二则结婚不只是为了成家,自己立志要找一个终生的革命伴侣,宁肯晚些,也不愿马虎。

           

          魏逸玲的话令彭绍辉心中一亮,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这么好的女同志,不正好配我们那么好的顿星云吗。两人都对革命事业忠心耿耿,都是因为革命而没有成家,男的能征善战,虽说文化程度不高,但一直都在努力学习;女的踏实稳重,思路清晰,虽说眼光有点高,但没准顿星云就是他的白马王子呢。两人恐怕有缘,肯定有戏!想到这,彭绍辉便火速召顿星云来绥德。

           

          顿星云当然不知道老旅长的决策过程,起初还抱怨老领导赶鸭子上架,给自己出难题。可等见到魏逸玲,悍将的心里咯噔一下,不仅连刚才的怨言顷刻间烟消云散,就连眼下说什么话都忘得一干二净,一个劲地傻笑,把魏逸玲逗得直乐。真的就像是冥冥中不可言说的注定,顿星云和魏逸玲见面没多久,就觉得自己被爱情撞了腰,而姑娘也一反拒男性于千里之外的常态,柔情似水地看着顿星云。

           

          第一次见面就像是遭遇战,双方都没什么准备。但依然打了个难舍难分,双方都觉得早就相识了。顿星云离开抗大后,久久不能忘怀同魏逸玲见面的情景,便索性写信给姑娘一吐胸臆。魏逸玲虽然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但毕竟是个22岁的姑娘家,女性天生的羞涩使她强抑着内心的涟漪,可没过几天居然收到一封从前线寄来的信。拆开一看,是顿星云!他不是说自己加上在延安学习的日子总共只念过三年书吗,没想到地地道道的“大老粗”居然能写出如此端正漂亮的好字……姑娘的心醉了,也提笔给顿星云回起信来。

           

          一来一去,顿星云和魏逸玲的书信往来便多了起来,两人谈理想、谈革命、谈人生,顿星云沉浸在了从未有过的热恋中,想着自己一直苦苦寻觅求索的爱人一下子来到了面前,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满足。然而,就在顿星云准备向魏玲正式提出婚姻大事的时候,组织上有人正式找他谈话了,严肃地要求他终止同魏逸玲的恋爱。

           

          顿星云刚想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心仪的人。没想到会冒出这档子事,他根本接受不了组织的这个决定,大声问道:“这是为什么!?”负责谈话的人冷冷地告诉他:魏逸玲出身地主。参加革命前的历史也有待查清。“不可能!魏逸玲是个好同志!”顿星云的嗓门更大了。这些情况他早就清楚了,多少回,他听姑娘在信中诉说着她的人生经历。为了抗日救亡,为了心中的理想,一个17岁的少女放着家里优裕的生活不过,千里迢迢奔赴延安,这个行动本身就能证明一切,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然而,组织的决定是必须服从的!

           

          顿星云痛苦至极,不忍心伤害自己的心上人,在一番痛苦的思索后,他给魏逸玲写了一封信,委婉地说道:“我们如不能结合,但仍然是同志,是朋友,如果不嫌弃,我们还可以做兄妹……”魏逸玲是个极聪明的女孩,她虽然不知道顿星云这段时间所受的煎熬,但对他所要表达的意思一目了然,是又恨又恼。恨的是,自己好不容易有了意中人,没想到人家却拒绝了自己;恼的是,多少人追求自己都自己拒绝了,没想到顿星云也会拒绝自己!想到这,她便针锋相对地给顿星云回了一封信,信中用嘲弄的口吻写道:“再见吧,端正、漂亮的字!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再也不想看到写的字!”可信写了,话也说出去了,魏逸玲的心里却怎么也抹不掉那个端正漂亮的形象……

           

          顿星云收到信后,一股从未有过的绝望和失落填满了胸腔,可能自己这辈子注定不配有爱人,顿星云握着信沉沉地睡去了……这段感情虽说名义上已经结束了,但顿星云与魏逸玲两人的心里都很不好受,好在天佑有情人,不久顿星云被告知:经过调查,魏逸玲没有问题,同意他和魏逸玲结合。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可自己的信都写了,对方也回了,她可是个心高气傲的姑娘啊,顿星云不得不冷静下来思考了一番。

           

          这天,魏逸玲上完课正打算回宿舍,平日里一个玩得较好的姐妹突然上来邀请她陪自己一同到前线去采风,好充实一下备课的内容。魏逸玲当年到延安来就一心想着去前线,可组织一直安排她在后方,现在既然有机会,她自然不能放过,便爽快地答应了。当然,姑娘答应去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想法,就是想出去散散心。排遣一下失恋的苦闷。

           

          说是转转,但那位姐妹却像故意似的,根本不顾及魏逸玲的感受,圈定顿星云的部队是第一站。魏逸玲心里老大不愿意,但转念一想是为工作而来,还怕他顿星云吃了自己?再说了,能不能遇上他还难说呢。1944年6月1日,魏逸玲来到了顿星云部队的驻地,顿星云从头至尾就没露面,虽说如了自己的心愿,但姑娘忍不住在心里嗔怒道:“连面都不露,还旅长呢。胆小鬼!”天黑了,魏逸玲感到肚子已开始乱叫了,却被告知要等一等才能吃饭。魏逸玲以为是顿星云故意刁难自己,心里愈加不高兴了,恰恰这时顿星云出现了。姑娘刚想上去好好地质问顿星云,没想被顿星云抢了先:“晚饭有的吃,不要生气,烦请魏教员这边请。”说着,顿星云摆出了一个请的姿势。“去就去,谁怕谁啊!”魏逸玲也不甘示弱。

           

          看样子,这是间大屋子,屋内似乎也比其他的亮堂,推门一看,四周墙上都贴上了喜字,简单的婚宴也摆好了,客人们都到齐了,一片热烈的气氛。魏逸玲不禁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得有人大喊:“新娘子驾到,婚礼开始!”姑娘终于明白了,什么到前线采风,什么晚饭晚些再吃,一切压根就是顿星云一手安排的啊!姑娘委屈地哭了,但当顿星云站在她面前道起歉来的时候,魏逸玲又笑了……一对彼此相爱却又颇多波折的爱人终于幸福地结合了!婚后,顿星云与魏逸玲既是恩爱的夫妻又是亲密的战友,两人风雨同舟,甘苦与共,以共产党人奋斗不息的精神,共同走过了人生的44个春夏秋冬。

      • 热点新闻
      • 推荐名家
      • 展览活动
        • 版权所有Copyright2009-2010Painterchina.ComALLrights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70308989@qq.COMQQ:70308989公司电话:010-5653121713911531611网站备案:京ICP备09032372号
        Processed in 0.033(s)   2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11(mb)